男装周 | 专访伦敦萨维尔街上的中国女老板

财经
时尚先生
2019年02月13日 00:41

全英梅女士是英国伦敦萨维尔街上200年来唯一的中国合伙人。我们跟她聊了聊定制西装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一个人的面貌,也谈了她不断增长中的中国客户,他们的喜好、要求,以及对“定制西装”的误会。最后,她还跟我们分享了,什么时候才是定制第一套高级西装的恰当时机。

全英梅是伦敦萨维尔街百年西装定制老店Welsh& Jefferies的女老板,也是萨维尔街200年来唯一的中国合伙人。

现在,她平均2个月会来中国一趟,见客户,为他们试衣服。采访前天,她刚抵达中国。第二天早上7点,她一如既往地起床,8小时时差没有影响她严格的作息。无论在英国还是出差,她每天的早餐都是粥、沙拉和煎蛋。这种看起来“一成不变”的生活方式,和她所处的传统西装定制行业不无契合。

最主要的事情是建议他们“不要选择什么”

两三年前,全英梅开始负责Welsh& Jefferies的中国市场业务,如今,她一年有100多位中国客户。

全英梅在萨维尔街

第一次定制西装的客户大多不确定他们想要什么样的。她会先花上40到60分钟跟对方聊天,了解他的习惯和喜好。等客户试完一件半成品衣服后,再带他挑选面料。对着琳琅满目的几千种面料,新客户难免犹豫不定,她会一边询问他的穿衣场合和时间,一边帮他挑出5到7种面料,“在这些范围内,他就好选很多了。”

即便是一位目标明确就要黑色的客户,她也会帮对方从有冷色调、暖色调的70种黑色中挑选出最适合他的颜色。

“绝大部分人都不太知道,包括蓝色,偏亮的、偏灰的、偏紫的,都属于蓝色系,但是你要知道他的肤色更适合哪一种蓝。”选定一种颜色后,还有格子、条纹、厚度、薄度、亮度上的不同。

定制西装在多大程度上会改变一个人的面貌?全英梅说,高级定制更大的魅力在于,能巧妙修饰一个人的身材。“我们会在一件定制的衣服里面放很多层东西,包括建假的胸肌,建腰型,建腿型,它是一个人体的balance。”

在保证舒适的基础上,全英梅会通过调整衣服的比例,展现客户身材的优点,掩盖或修饰缺点。健身的人因为常做俯卧撑,肩膀比较斜,骨骼比较大,“我就要调节这个。”对于亚洲人腿短的硬伤,她会把衣服的比例调节到显高的程度。“如果人的头比较大,肩比较小,我们也会想办法处理。”

在跟顾客沟通的过程中,全英梅最主要的事情其实是建议他们“不要选择什么”。曾有一位60多岁的中国客户,坚持选择偏亮橘红的颜色做西装。“首先你要知道他为什么选这个,在原因之中再帮他选择。”她最后用这个颜色帮他定制了一件上衣,但加入一些暗纹来降低亮色带来的膨胀感。她还劝说这位客户裤子就不要选亮橘色了,“如果它是整片的红,会膨胀得非常厉害。”

“想办法让他知道他的选择是有多么不合适”,如果客户坚持如此,她会用专业的方法尽量让结果看起来更好一点。

中国客户对定制西装的理解处在初级阶段

全英梅发现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这几年开始接触和选择高级定制。有的人会一次性订很多套,隔些年再订,也有些人不间断地一套接一套地订。

这些中国客户中,大多是商人,明星是少数。由于有些客人身份显著,她常常需要谨言慎行以让他们觉得自在。有时她需要察言观色。如果客户非常谨慎,不愿意说太多,“那我们就尽量避免他小心的问题。”

在定制西装时,有些中国客户会提出“很中国化”的要求。大部分客户的定制要求是“把自己变得很不一样”。也有中国客户希望把自己改变成另一个人,但这个人的风格很可能不适合他。“并不是说穿了马云的衣服,你就变成马云了。”

有的中国客户希望“年轻很多倍”——总之,变得更好,即使不像自己。而英国人则不觉得变老是如此尴尬,令人想逃避的事情。

她认为,中国客户对高级定制的理解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。比如,在面料的选择上,中国客户倾向于选择颜色更鲜艳、更亮眼的。“他们会觉得那种很普通的颜色像卖保险的。”唯有鲜艳的颜色才能让他们的定制西装与普通成衣拉开距离。

但在国外,颜色只是个人喜好。有的英国绅士甚至一辈子都在穿看起来相当低调普通的灰色西装,“不同程度的灰而已”。

一百多位中国客户中,不乏一些新贵。他们要么是行业翘楚,要么是富家公子,包括超跑俱乐部的人。她很清楚,“他们不是长期的客户,”他们的喜好变化太快,可能只是一时喜欢。

“但是他们寻找很多圈之后,还会走进高级定制这个门,就像名声一样,有一天这些东西都在你面前,他们最终会知道,自己喜欢的是一定是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人生中第一套西装,绝对不是来我们这儿定制

14年前,全英梅刚进入萨维尔街时,高级定制的订单是现在的3到5倍,而今市场一直在缩小。萨维尔街上做西装定制的裁缝店只剩数十家。

年轻客户越来越少,欧美年轻人已经没有耐心花3500镑定制一套要至少等待6周的西装。“现在连发个微信,5分钟不回,人都开始毛了。”

年轻裁缝出现断层是高级定制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年轻人不肯耐下性子学,老裁缝又不想花大量时间教。“在我上面,50岁的都少,几乎都是60岁的,20多岁的现在也不多。”

“这个行业一直都会有人需要。他们对自己的生活要求是不一样的,并不只停留在品牌上。”全英梅环顾了她所住的酒店,“这个酒店是英国太古集团的,他们的主席都是我们的客户。他的祖辈都在我们店定制,他们还是会延续下去的。”

这些量身定制的西装,被意大利设计师乔治·阿玛尼形容为“给财主的儿子们缝的长袍马褂”,他斥责萨维尔街的裁缝“不革新”。连全英梅的家人,在她从事这个行业之初,也以为定制西装,“这是老头、老太太才会做的事”。

全英梅拿到男装定制中的最高奖项“金剪刀”奖,这是欧洲裁剪大师们竞相角逐的奖项

但这些老派绅士们并不以为然。要是有人在萨维尔街上自以为时尚地穿着西装却配球鞋,一定会遭到大伙的不屑。“在做全世界最好定制男装的一条街上,所有人都穿着很漂亮的西装,你穿西装配球鞋,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也会觉得很怪。”全英梅说。

曾有中国游客走进萨维尔街的定制店,却遭到店员的无视。“他们穿得太过休闲,看起来像没穿过正装,”店员不会觉得他们是潜在顾客。

这个行业有其尊严。全英梅说,跟普通售卖行业不同,他们不会把客户当做上帝。如果客户提出了背离高级定制审美的要求,他们会委婉地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。

“如果有人爱穿西裤,但是他要求把裤子裁到膝盖上面,像短裤一样,但它又不是短裤。其实整件衣服就是非常乱。你可以说这是时尚,我们也可以给你做。”那一次,她不想砸了自己店铺的牌子,于是坚持不把店铺的logo缝在衣服上。

这群坚守传统的裁缝并非不知变通,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追逐时髦。全英梅说,他们喜欢挑战,爱做新款式。有客户要求用200年前的和服腰带做马甲,他们兴致盎然地接了单,“这对我们来说是个特别的challenge,我们也喜欢做这种事情。”

“我们并不是直接只做时尚,而是在做工艺,如果我们都不坚持做这种传统美学工艺的话,那还有什么人去做呢?”全英梅说。

她并不反对球鞋配西装,也觉得挺酷,“但你并不能球鞋配西装一辈子,西装配皮鞋绝对可以穿更长时间。”潮流易逝,经典永恒。

对待这件耗时50个工时、经多人之手才做出来的“工艺品”,要是只穿一个季度就扔掉,“对我们来说太不尊重我们所做的事情。”“你可能穿一次就扔,但我们还是要把这个衣服做到至少能穿十年。”

当我们请她为了我们的读者提供一些西装定制的建议,比如一个30岁的男性,要定制自己人生第一套西装,应该怎么做。全英梅笑了,“人生中第一套西装,我希望他绝对不是来我们这儿定制。”她建议先尝试成衣或者其他西装,当他在生活上有一定阅历,对生活品质有了要求,审美上也更成熟时,才是恰当时机。“那时他可以来我们这里试试。”

文/李婷婷 编辑/钱杨

都市广播网©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你该读读这些:一周精选导览
更多内容...

TOP

More